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啊10年风险投资回报竟然落后于大盘

发布时间:2020-02-11 03:04:32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网络公司泡沫破裂之后,硅谷很多汽车的后部都张贴了这样的字样:“上帝啊,请给我再来一次泡沫吧。”

这个有点不太文雅的情绪(表达)引发了关于泡沫的好处与坏处的巨大争论。第一次泡沫肯定带来了大范围的“斩尽杀绝”,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愿意重温这种经历。但是,为什么普通风险资本家会不加掩饰地希望泡沫的出现呢——要看清这点,请核实一下由康桥汇世(Cambridge Associates)以及美国风险投资协会今天发布的最新投资回报研究结果。

总体而言,大约1, 500家风投公司的10年期平均回报小幅上涨至7.36%——实现了连续第12个季度增长的好消息。但是——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但是”,考虑这种资产类别的风险因素,10年期平均回报仍然落后于大盘。我们将风投公司的投资周期设定为10年,与1年期或者3年期相比,10年期限这样的时间在衡量回报上显得富有意义。

更令人不安的是,过去10年,投资早期企业的回报指数仅为6.38%。同时,同期风投公司投资成熟期企业的回报率仅接近11%。细分上述研究结果,积极的一面是:过去这些年来,风投公司从被投资公司中退出的时间呈现不断后靠趋势。这或将让下述现象变得不复存在:最早承担风险的投资者挣钱最多。

成为一名风投资本家,何时才是最佳时间呢?应该是15年前,那时投资早期企业的平均收益率超过了70%。以五年为期限,回报情况存在巨大的区别,并显示了1998年“美好的”投资环境。“美好之处”并不在于下轮估值的价码,而是你退出时真正获得的价值。与公开市场投资者、雇员或创始人不同,一旦发生上市事件,很多风险投资公司都会套现退出。20世纪90年代后期风投公司从泡沫中获得的回报,并没有连同他们投资的企业股票一起遭受到毁灭的命运。

事实上,只有当康桥汇世以15年与20年为时间跨度进行衡量时,风投所获得的回报皆高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以及标普500指数。

上帝,请给我再来次泡沫吧……

康桥汇世表示,最佳单季度成绩于1999年第4季度创造,有限合伙人获得了84%的净回报率。在那段稍纵即逝的时间内,风投公司不可能有错可犯。

很多评论家都坚持认为自2006年前后以来我们一直处于一种风投泡沫之中,但上述数字鲜活得证明了这种泡沫压根儿就不会存在。简单地说,风投公司一直紧抱着一种美好期待:希望我们一直都处于风投泡沫之中。

上帝,请给我再来次泡沫吧……

当然,正如我们之前所报道的那样,从风投数据中推断各种趋势的剧情中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他们几乎包括了所有风投资本家:从Kleiner Perkins、Andreessen Horowitz到不知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的无名小卒,他们都在研究对象之列。风险投资就和在线游戏一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不屑于这些这种类比),是一种被“流行”所驱动的行业——平庸者成不了最佳演员。

而这又产生了一个如同1999年至2000年所经历的史诗般的泡沫相关的问题:风险投资一夜之间似乎成为易事,人人蜂拥而至。当他们轻轻松松挣了钱,更多的人加入了这个行业。然后当你们停下脚步的时候,投资者认为这是一场规模较小的盘整,甚至更多的资本如期而至。

美国风险投资协会预计,等到今年下半年大量积压的IPO(待上市公司)名单公布之后,回报情况立马就会开始好转,其理由是迄今为止今年公开市场展示了其实力。来自美国风险投资协会的Mark Heesen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从回报的角度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各大公开市场所表现出的上行行情,(让其他季度)很难与其形成竞争,但如果这些指标依然保持强劲,(风险投资公司在)这里显然还能看到一线希望。那些一直在等待合适时机上市或进行大规模收购的风投支持的公司将会在有利的环境下向前发展,而这种有利的环境将全面提高它们的估值。所有这些因素将构成提高今后上市公司业绩表现的动力。

康桥汇世补充说,第一季度有限合伙人获得的回报高于他们的付出——这肯定是积极的消息。

我敢肯定,对于很多基金而言,Heesen的评论听起来是对的,而且不乏存在一些伟大的IPO候选人:他们做好了准备随时待命,他们是年复一年努力提升自己的表现。但就整个资产类别而言,我持怀疑态度。我感觉自从21世纪初以来每份发布的研究都指出了一点:大批受积压的待上市公司随时将着手递交上市材料。特别提出的一点是,市场人士认为Facebook开启了上市大潮的大门。相反,我们看到Facebook、Zynga以及Groupon的股市表现无不令人失望,结果很多公司搁置了尽早上市的计划。

风投资本家可能永远也无法享受到早期时候的待遇,当时Arthur Rock投资了大约200万美元,就获得了英特尔的一半股权——天哪,这是比PandoDaily还糟糕的估值。请记住,在那之前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和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是硅谷第一批连续企业家中的两位,所以那个估值还存在着时间溢价。

在泡沫破裂之前,仅存在少量的风投公司,而懂得风投这个资产类别的人就更少了。对于企业家来说,下面这种情况几乎无法想象:你的意思是,你给我们100万美元,我们给你一个创意,如果失败了,我也不欠你钱?我在哪里签字?

硅谷早期投资者Bill Draper 在最近一次问答(Q&A)形式的采访中就此发表了看法:

风投资本家的回报大幅下降了,未来回报在硅谷及硅谷周边地区将有可能继续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对于企业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环境,因为他们获得融资的几率较高。很多时候,在公司发展的最早阶段,连最先进的风投资本家也拿不准投资它们的成败命运。鉴于此,风投资本家的风险上升了,而企业家的风险却下降了。

但风投并没有随时代而死;风投在发生着变化。尽管存在创办公司的成本已经大幅下降的说法,但实际上与过去相比,从创办公司到实现退出,所需的时间更长,资本更高。公司发展的生态系统需要风险资本介入。时下,很多风投资本家拥有史诗般的管理业绩,因为基于消费的Web和移动应用提供了全球性的机会,让建立真正大规模的公司的能力释放出来。

过去10年间,尽管风投回报率整体跑输了大盘,Andreessen Horowitz却从无名小卒发展为一家顶级风投公司;位于Midas List榜首位置的Jim Breyer将Accel从后泡沫世代的破产边缘拯救出来;David Sze、Aneel Bhusri与Reid Hoffman让奄奄一息的美国东海岸投资公司Greylock发展为一家重量级的硅谷投资公司,其投资组合中,包括Workday、LinkedIn、Facebook等公司都赫然在目。仅Facebook一家公司,就造就了多个新晋亿万富翁(披露:Marc Andreessen、Accel和Greylock都是PandoDaily的投资者)。

另外:很多赚钱的风投公司就是这么做的,他们为被投公司提出越来越高的估值,来自Benchmark的Bill Gurley在我们最近发布的一期PandoMonthly里是如此称道。而这确实改变了风险资本家赚钱的方式——可能永远改变了这种方式。

只有两种方式,才能让风险资本总体数据真的开始好转起来:第一种方式是我们确实拥有另一个泡沫,但在任何时间内迅速发生这种事情的迹象并不存在。第二种方式是让那些做的不怎么样的僵尸VC公司不断死亡,从而让他们不再拖累回报率的平均值。

(via pandodaily)

泷泽萝拉种子

盗墓笔记之谜海归巢

羽田爱番号

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