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博士归国创业记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1:54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博士归国创业记

政府官员热情比他们还高  阳光透过落地玻璃,洒在微木智能系统公司位于苏州科技城简约时尚的办公室里。这里墙上挂着漫画,空闲处摆着乒乓球桌、桌上足球和其他各种好玩的健身器械,试验车间里,3D打印机吱吱地打印着零部件或者创意小玩具。该公司总经理李鹏穿着牛仔裤,跟大家一起大声辩论研发方案,在这个1300平方米的宽敞空间里,他没有设置自己独立的办公室。  这家开业仅一年多的高科技创业企业,是苏南地区数百家同类企业的缩影。创始人揣着博士学位海外归来,被政府巨大的资助和热情打动,在这里立了山头、招兵买马,准备从科学家切换为企业家,干一番事业。  政府重金夺人才  微木公司创始人李鹏和汪晓知是英国剑桥大学校友,二人博士毕业后,分别在剑桥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研究,现在领着一群大学毕业不久的新生,日夜奋战在研发一线。  他们的核心技术是空气或其他物体中存在的微量物质的识别、检测,以此为平台开发产品和提供解决方案,例如检测炸弹的仪器,检测食品中是否含有塑化剂、三聚氰胺、微量农药残留等等。  李鹏之前在剑桥尝试过创业。经历了千难万难,终于在众多项目中胜出,拿到了两家科研基金会的资助,折合人民币数十万元,这在国外已经很罕见。他迅速聘请了一个小的咨询公司开展市场调研。不过经过分析调研结果和一定的试运行之后,他最终决定放弃。  但回国考察又点燃了他的创业热情。政府官员热情比他们还高,向他们推荐“领军人才”等各种人才计划,入选这类计划后,政府便拨付高达几百万的创业资金,免两年房租、税收优惠等补贴也纷至沓来。  “在国外只能找商业化的天使投资,但非常难,创业园房租比一般地方更贵,没钱可租不起。这两大问题,一回国全解决了。”李鹏说,“在国外几乎不可能获得这类资助,政府无法拿出数据来说服当地议会,到底这类资助是否划算。”  李鹏与汪晓知回国考察了多个城市,还参加了不少创业大会,最终决定落户苏州,并参与了苏州的招商引智平台——国际精英创业周活动。  微木公司已经从政府获得了超过300万元的资金支持,来源是政府资助的启动资金加各类人才计划的补助。此外,13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两年免房租。  与之相类似,2009年3月,在美国做医药研发的刘胜军闻讯参加了苏州市政府在华盛顿搞的“引智座谈会”,萌发创业冲动,获得了200万元启动资金,以及政府介绍的500万元民间天使投资,自己又掏了一些家底,2011年年初在苏州吴江注册楚凯药业公司,从事医药行业服务外包。  刘胜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在美国,政府给医药研发服务外包企业的支持是资助10万美元的免息贷款,中国只要考核通过,直接支持现金,两年免房租、税收优惠、介绍风险投资等后续服务接踵而至,力度与美国不可相提并论。所以,医药研发行业来中国创业的人越来越多。  苏州人事局向本报记者介绍,截至2012年底,通过苏州国际精英创业周活动落户的项目就有844个,注册资本67亿元,引进、培养国家“千人计划”人才39人、“江苏省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32人、姑苏创新创业领军人才89人。  对人才的争夺很激烈。尽管微木公司还没实现主营业务盈利,镇江、南京等地多个园区已经在游说李鹏前往落户,“哪怕开个分公司也行,你只要愿意来,剩下的全部我们来办。”  优势与劣势  成本低、市场大也是吸引他们回国创业的原因。  刘胜军介绍说,他开业第一年曾获得一个10万美元的订单,核算一下,需要8万美元成本。8万美元在美国只能雇一个人,在中国可以雇5个,成果显然不同。因此,许多美国1年时间才能完成的产品,在这里1个月便能完成,工作人员愿意不辞辛苦加班加点,但美国的工作环境比较安逸,极少有人会加班。  “所以像药明康德这样的企业能搞人海战术,”刘胜军说,“美国的同类企业迅速萎缩,2006年之前在美国学有机化学毕业很好找工作,现在很难,工作岗位都转移到中国、印度了。”  李鹏和汪晓知回忆说,当时在英国拿到几万英镑的基金资助,看上去也是一笔不少的钱,但在英国只能雇得起一两个人,还是无法创业。  市场方面,国外很少有食品安全问题,所以几乎没有食品安全检测这个市场,相比之下,中国因为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反倒生出一个检测市场。  但国内的创业环境也有一些劣势。李鹏说,在剑桥小城搞企业一年多,从来没接触过工商、税务这样的政府部门,各种配套小公司都很专业、齐全、敬业,例如有专门针对创业企业的律所、专门服务创业企业的咨询公司、专门接小批量产品的小型加工企业等。而国内针对创业企业的产业配套体系不太成熟,例如加工一个高精密度零部件,很多企业不愿意接小单子,或者精度达不到试图蒙混过关,被发现了之后居然说“你凑合着用吧,给你打个折”。  虽然劳动力成本低,招人却是这些创业企业的最大困难之一。李鹏说,英国人都以在创业企业工作为荣,而国人喜欢先挑选安逸、稳定的工作,初创企业往往被毕业生排在最后考虑。  刘胜军则说,楚凯药业未来最大的难题在于人员的稳定性不高,员工流动会带走制药工艺,严重的甚至倒卖给别的企业,侵害企业辛苦形成的知识产权,但目前也很难制约。

alevel培训课程

alevel数学培训

ib数学

alevel培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