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城代理山寨炉石被指缺德丢脸丢到了国外

发布时间:2021-01-20 06:45:14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真正拉风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无法躲藏。在国际足联裁定申花赔付魔兽德罗巴1200万欧元后短短数日,身兼申花俱乐部老板和第九城市董事长的朱骏就再度冲上头条——这一次源起《卧龙传说》,一款传说中山寨了暴雪公司《炉石传说》的卡牌手游。九城为这款游戏的独代权砸了2000万。

山寨一词意近于克隆,但它古色古香,更有中国风。吾国媒体在报道山寨时,往往高举义旗做血海深仇状,恨不得一棍子消灭天下所有山寨客,容易将模仿与克隆混为一谈,但20世纪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说过,“模仿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人们没理由对模仿者赶尽杀绝。正如《战争机器3》首席设计师李·佩里所说,“开发者模仿其他作品并非犯罪。游戏就像巧克力,成分来来回回就是那些。游戏与游戏之间的差异性,主要体现在各种配方比例不同,以及制作过程有异。”

但对不起,卧龙传说,你就是一款山寨游戏。从游戏名称、UI、截图、玩法到宣传语,《卧龙传说》与《炉石传说》何其相似,犹如《Dream Height》之于《Tiny Tower》。传闻《卧龙传说》由2名程序员花费20天,每天20小时赶工完成,然而相较原创团队,如是“勤奋”是否值得嘉许?如果是,那么画工程图纸的工匠就得找设计师提成,打字员该要求作家分红,青年亿万富豪郭敬明应反诉《圈里圈外》作者庄羽,找回当年因抄袭案被判败诉丢掉的面子。

在游戏圈里圈外,人们对打击盗版,保护版权的重要性,似乎还没有形成共识。我在新闻看到“九城死磕暴雪网易”,看到“朱骏亲自上阵”——观众像在看一场擂台争霸赛,对于选手胜负或漠不关心,或各持立场,却因此容易忘记,网易和暴雪是受害的一方。违反规则,本应遭禁赛的选手反而获得挑战世界拳王的资格,这显得多少有些荒诞。

《卧龙传说》开发商Unico总部位于上海,在杭州设有办公室,团队规模不大。Unico开发《炉石传说》山寨的商业逻辑很清晰:利用暴雪公司的知名度和现有庞大粉丝群体,结合炉石上线这一热点吸引用户,并试图将相当数量“不明真相的群众”转化为自己的玩家。遗憾的是,Unico抱大腿抱到了敏感部位,在刚刚结束的暴雪嘉年华上,暴雪CEO麦克莫汉表示:暴雪法务部门正采取行动保护暴雪的知识产权,通过法律手段来处理山寨《炉石传说》游戏。

如此背景下,游戏从业者理应抵制《卧龙传说》这样的游戏。工作室规模小无法成为Unico的免责金牌,他们更不是什么弱者,正如小偷莫问出身。我可以理解大量玩家被这款游戏钓上钩,但稍有名气的游戏公司,怎会不知卧龙传说的山寨品本质,又怎么敢接盘代理权,承担随之而来的法律纠纷?倘若一款山寨游戏赚得盆满钵满,还招摇过市,那会带给真正用心创作的开发者何等消极的心理暗示?

冒天下之大不韪,上市公司第九城市就这样做了。

近些年来,九城风光不再。在朱骏的百度百科词条的“行业地位”一栏,赫然写着“第九城市是中国曾经领先的网络游戏运营商和开发商之一”——一个“曾经”,道尽岁月苍茫。但作为九城董事长,朱骏本人一直生活在镁光灯下。他喜欢踢球,投资上海申花俱乐部,曾购买国际级前锋迪迪埃尔·德罗巴。上市公司老总的身份无法束缚朱骏的表演欲:他曾在家中摆1千万元现金炫富;他刷微博,口无遮拦,公开炮轰国安、恒大等联赛对手,甚至与申花背后的国企飙架……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商人似乎还活在草根创业时,运作企业和俱乐部都藏不住投机取巧、急功近利的鸡贼天性,而在“掌门人”负责制的中国企业中,朱骏的一切脑残行为都绑定九城和申花,且丢脸丢到了国外。

不信问讨薪讨了10个月的德罗巴。或者去问暴雪。暴雪、网易和九城之间的三角纠纷不多提,但在九城2000万拿下《卧龙传说》代理权的今天,暴雪公司以及那些对中国游戏公司本来就有偏见的海外媒体会如何反应,并不难想象。毕竟,对于新作《炉石传说》,暴雪和网易采取了最符合逻辑的宣传方式,但如果曝光游戏信息就得承担被抄袭、被山寨的风险,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接受。

朱骏性格里有浓重的江湖习气,他不怕打官司,德罗巴和国际足联可以作证。这个上海人甚至有更精明的算盘:将《卧龙传说》视为九城翻身的机会,但用不符合生理规则的姿势翻身,恐怕更像身体朝下YY与地球交流——高潮未遂,满盘皆输。

时空猎人官方版

恋舞奇缘

小小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