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际油价大跌不止国内油价可能不涨反跌国际动态行业资讯资讯-【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6:15:48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在一些坚决的上海燃料油多头分子眼中,最近节节跌落的燃料油期价不啻于一场惨痛的噩梦。而导致他们经历这场噩梦的正是近两个月来国际油价的“高台跳水”。

20日晚,即将交割的纽约期货交易所10月原油期货合约在尾盘时触及59.80美元,自3月21日以来首次跌破60美元大关,最终收盘至每桶60.46美元,下跌1.20美元。由于自5月以来,国内油价一直按兵不动。随着此轮国际油价大跳水,国内外石油价差已显著缩小,这为今年已两度上调的国内成品油价将首次下调打开了想象空间。

多位石油业专家昨天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只要国际油价继续下跌,那么国内成品油价格顺势下调并非没有可能。同时,政府也可能先出台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以实现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的完全接轨。

国际油价回调明朗

2003年以来,国际油价从平均29美元/桶一路涨至70美元/桶。今年夏天,纽约油价更是一路飙升,于7月14日创出了78.40美元的历史最高价。伦敦油价也一反常态,一度超越纽约油价达到了78.65美元的高位。

但进入9月后,国际油价仿佛在一夜间失去支撑。至前天,纽约油价收在60.46美元这一半年最低收盘价,盘中更一度跌至每桶60美元以下。伦敦油价也下跌1.70美元,收于60.47美元/桶。这一价格已比油价峰值跌去20%。

对近两年持续攀升的国际石油市场而言,这一幕十分罕见。受国际油价暴跌的拖累,与石油关系密切的品种,如燃料油、白糖、棉花和天然橡胶等也跌声一片。昨天,上海燃料油期货低开后一度急跌至2850元/吨,收盘时除0706合约涨39元外,其他全线暴跌,跌幅为64—112元不等,其中主力0612合约收报2913元/吨,大跌79元。“从中期看,国际油价的确已进入了一个调整期,且可能继续下跌。”上海中期分析师林慧对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说。

她认为,国际油价经过数年攀升,从20美元上涨到近80美元,已经达到一个高点,回调是非常正常的,回调的幅度取决于前期上涨的情况。

商务部高级研究员梅新育则认为,此轮国际油价大跌,意味着持续数年的全球初级产品牛市可能结束,这是由世界经济本轮景气周期已经见顶所决定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管清友也表示,从长期来看,世界经济周期决定了油价周期。当前由于全球主要国家相继采取了紧缩性货币政策,未来世界经济增速有可能减缓,原油需求减少,油价随之发生转换。

国内油价可能不涨反跌

今年7月份国际油价“高烧”不退之时,有关国内成品油价格将进行年内第三次上调的呼声不绝于耳,饱受油价倒挂之苦的国内炼油企业也一直在翘首企盼。然而,油价上调终于没能等来。非但如此,随着国际油价的“退烧”,油价下调却可能被提上日程。

“国内油价的确可能作出调整。”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东室主任李伟建昨天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调整的确切时间取决于国内因素。在他看来,我国石油的进口需求还不够强烈,对国际石油的依赖性也不算很高,因此对油价的敏感度相对小些。但总体上,只要国际油价下跌趋势进一步明朗,发改委应该会在不久后把国内油价跟着降下来。

“以目前国内的成品油市场价格判断,汽油价格其实已差不多和国际上接轨,柴油价格与国际上相比还差约300元/吨,航空煤油价格则差约700元/吨。由于差价仍然存在,国内油价下调在短期内几无可能。但只要国际油价进一步下跌,那么国内成品油价就有下调的可能。”申银万国资深石化分析师黄美龙昨天对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说。

他表示,从原油价格看,国内外的价差只有区区5美元/桶了。只要国际油价进一步下探至57甚至55美元/桶,有关方面将开始考虑下调油价的举措。 石油期货分析师李冬梅则指出,国际油价的下跌对国内油价肯定会有影响。“如果国内外油价持平后,国际油价继续下降到比国内油价还低的程度,那么发改委没有理由不调整油价。”

她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国际上一般以油价8%的变动为一个基准。当国际油价波动超过这个基准时政府就会调整价格。而国内之所以在国际油价暴跌20%后仍不调整,是由于目前国内油价仍比国际低。

昨天,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国家能源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周大地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同样表示,如果国际原油价格维持在60多美元或者更低达1-2个月,中国政府可能会下调国内成品油价格。

“以目前的情势看,中国政府肯定不会再调高国内成品油价格。而如果国际油价进一步下跌,中国可能会调低国内成品油价格。”周大地说。

成品油定价机制或提前公布

和油价下调相比,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方案的公布对中国石油市场具有更为深远的意义。

“如果国际油价下降到与国内油价持平的程度,那么中国也可能会适时先推出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黄美龙对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说。

他表示,在成品油定价机制不理顺、国内外油价不接轨的情况下,无论国际油价如何上涨,中国却迟迟不敢涨,结果形成严重的价格倒挂。此举带来的一个更为恶劣的后果是,中国会从国际市场上高价买原油,又低价把成品油卖出去。在他看来,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已刻不容缓,而国际油价的下跌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李冬梅同样表示,这是发改委推行新成品油定价机制的一个契机。在当前国际油价下降到和国内油价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发改委可以在不需要大幅调整的基础上来实现油价的接轨,使我国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能真实且及时地反映国际成品油市场价格。

此前,曾有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向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透露,拟订中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方案是将原先国内原油价格与国际接轨改为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接轨。发改委原准备用两年时间实现国内成品油价与国际完全接轨,即两年内汽柴油批发价上涨2000元/吨,调整次数约2-3次。

目前,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是“有限接轨”,即原油价格与国际油价接轨,而成品油价格变化则由国家发改委调控。具体而言,当纽约、新加坡和鹿特丹三地成品油加权平均价格变动幅度超过8%时,发改委才会重新确定国内成品油的零售基准价。但上述定价机制一度导致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存在每吨2000元左右的差价,这是国内批零倒挂、炼油亏损的主要诱因。

但李伟建昨天表示,国内外油价是否能完全接轨还需要观察。在中国,油价的稳定是前提。国内油价不会因为短期的、偶然的因素而反复调整。只有当国际油价降到一定趋势后才可能调整国内油价,以此保证油价的相对稳定。

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两次上调国内成品油出厂价格。在3月国际油价维持60多美元和5月国际油价维持70多美元时,分别将国内成品油出厂价每吨提高300元和500元,以缩小国内外成品油价差。

(源自:东方早报)

胸闷气短能不能治好

心脏早搏怎么治

心肌缺血怎么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