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富汗首位宇航员逃亡22载回归故土仍被崇拜【婴童网】

发布时间:2019-08-23 14:03:55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阿富汗首位宇航员逃亡22载回归故土仍被崇拜

25年前,阿富汗第一位宇航员阿卜杜勒 阿哈德 莫曼德从太空凯旋,成了民航部副部长。 22年前,亲苏的阿富汗政府大势已去,这位曾经的 太空英雄 被迫逃往德国。 不久前,莫曼德终于踏上了阔别多年的故土,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这个国家接受。 我们会看到一颗星,就在我们身边 回到阿富汗,55岁的阿卜杜勒 阿哈德 莫曼德夙愿得偿。但他有些忐忑,他不知道同胞们会怎样对待自己。 直到卡尔扎伊总统办公室打来电话,邀请莫曼德与总统共进午餐,莫曼德才慢慢平静下来。 25年前,从太空凯旋的莫曼德像英雄一样,在喀布尔夹道欢呼的人群中接受鲜花和掌声。与此同时,反对派将愤怒的炮火对准了这座城市。 总统非常友善。 莫曼德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 他告诉我,虽然我去空间站时他正在对抗苏联,但他仍然为我自豪。 卡尔扎伊告诉《喀布尔时报》,阿富汗人民为他们的儿子感到骄傲,莫曼德的经历鼓舞着这个国家的年轻人。莫曼德回应道,去太空是责任, 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祖国 。 一天晚上,莫曼德应一群年轻的准宇航员的邀请去观测星空。尽管天空中乌云密布,这些激动的崇拜者还是架起了望远镜。 我告诉孩子们,我们会看到一颗星。 航天中心的负责人说, 不是在天空中,而是在地球上,就在我们身边。 深夜,莫曼德坐在喀布尔的山坡上,多少有些紧张,但年轻人的热情很有感染力。他为这群未来的太空旅行者签名、回答问题,并为此感到欣慰。 这给了我希望。 他说。 他离开故土前,一位教师打来电话说,自从在电视上看到莫曼德与前总统穆罕默德 纳吉布拉的对话,他就对此印象深刻: 你告诉他,从太空看阿富汗非常漂亮,它看起来那么平静。 莫曼德也记得这次对话。 若时光倒流,我想说的话仍然一样。 他告诉BBC, 阿富汗人不需要战争,请团结起来,停止争斗。 太空之旅是他 最好的记忆 1959年1月1日,莫曼德出生在喀布尔南部的小村庄。每当有飞机飞过,这位未来的 太空英雄 就满怀憧憬地看着它,梦想成为飞行员。 20年后,莫曼德实现了儿时的愿望,成为被载入史册的战斗机飞行员。 彼时的阿富汗并不平静。苏联的入侵给这个中亚国家带来了深重的苦难,抗苏武装力量遍布全国,亲苏的政府风雨飘摇。 1988年4月14日,苏联决定从阿富汗撤军。拥有先进航天技术的苏联决定将一个阿富汗人送上太空,作为苏联占领阿富汗的重要象征。 莫曼德从400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我在政府里没有任何熟人,我只是一个军人。 他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成为太空计划的成员后,莫曼德进入莫斯科郊外的宇航员训练中心训练,并在当年8月29日进入 和平号 空间站。 对莫曼德而言,这段 最好的记忆 中充满了温情和愉悦。 作为一位执行阿富汗政府 特殊使命 的宇航员,莫曼德必须在空间站里拍摄读《古兰经》的照片。镜头里的他在读《古兰经》,苏联宇航员弗拉基米尔 利亚霍夫躲在镜头外紧紧抓着他的腿,以免他到处乱飘。 莫曼德和利亚霍夫一见如故。这位在空间站待了8天20小时26分钟的29岁的阿富汗空军上校最喜欢做的事,是将镜头对准他遥远的故乡,协助进行天体物理学、医学和生物学实验,为其他宇航员准备传统的阿富汗茶。 时至今日,莫曼德仍然相信,他的太空之旅有深远意义。阿富汗的地图,是借助他拍摄的照片拼起来的;时任总统纳吉布拉邀请莫曼德的母亲前往总统办公室与莫曼德通话,让普什图语响彻太空;莫曼德通过广播从太空中发出和平呼吁,希望这能改变他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 从太空归来后,被授予 苏联英雄 称号的莫曼德成为阿富汗民航部副部长。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撤军。1992年,反对派在阿富汗获得压倒性的胜利,逼近喀布尔。 眼见亲苏政府大势已去,担心成为暴力事件靶子的莫曼德借匆忙安排的 出差 与家人一同逃离阿富汗。 在异国生活比太空之旅更艰难 带着一个手提箱逃亡的莫曼德,过着与以往大不相同的生活。他不再是战斗机飞行员、宇航员、政府部长,而是德国斯图加特市一个小公司里的会计,奋力养活妻子和3个孩子。 他向德国申请政治庇护,于2003年获得了公民身份。在他看来,这个人生的巨大转折堪比 第二次太空之旅 ,甚至更为艰难。 在返回地球的旅程中,由于计算机系统发生故障,引擎失效,莫曼德和利亚霍夫被困在狭小的着陆舱中长达24小时。没有食物,没有水,只有可供使用两天的氧气 他们的困境成为世界各国媒体的头条新闻。 这是一段几乎能看到死神的难熬日子。莫曼德和利亚霍夫只能给对方讲笑话,以此打发时间、消除恐惧。莫曼德告诉利亚霍夫,千万别再上太空了,否则 真主不会原谅你 。 20多年后,安坐在斯图加特市郊外的房子中、打扮时髦的这位曾经的宇航员告诉《金融时报》,在异国生活比上太空更艰难: 语言、规则、文化,一切都是新的。上太空是我可以进行准备的事,但我不能为我的德国之旅进行同样充分的准备。 与昔日的辉煌相比,在德国的生活似乎陷入了永恒的平静。莫曼德从未试图回到过去的职业,也不愿意谈论现在平淡无奇的工作。 在这栋整洁的房子里,看不到太多过去的痕迹。只有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张宇宙图案的海报,以及一个小小的太空舱金属模型,似乎在提醒人们记住已经远去的曾经。 BBC称,和传奇的太空经历相比,莫曼德现在的生活也许没那么让人热血沸腾,但可以让人平静 这是这位阿富汗惟一的宇航员祈祷自己的祖国能够拥有的东西。 我非常愿意帮助我的国家,但我在那里没有工作,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告诉《金融时报》, 也许卡尔扎伊总统能看到这篇文章。 责任编辑:周扬

世界文化遗产改成宾馆续武当山拆除太子养生堂

中国九省区生态改善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情况好转荒漠

陕西省制定秦始皇陵保护条例确定五大保护对象秦始皇

庞大用户群是聚财前提MSN搜索三个月内落地中国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