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铡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志武唱多中国未必是好的被表面繁荣弄迷糊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0:53 阅读: 来源:铡草机厂家

陈志武:唱多中国未必是好的 被表面繁荣弄迷糊

其实唱多的也未必总是好的。对中国社会来说,让我们更能够清醒的,恰恰是那些不一样的声音,是那些唱空的声音。因为关键不在于说他们是在唱空,还是唱多,具体是买还是卖中国的股票或者债券,都需要看他背后唱空的理由是什么,原因是什么?把这些东西搞清楚,看看他们找出来这些原因,也许本身就是对中国社会的一种贡献,因为可以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平时不冷静的时候,不能想到的一些视角或者一些问题。

不久前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仍然保持了7.5%的较高增速。与此同时,新一届政府强调的“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方略,正在稳定有力推进。接下来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将面临怎样的变化?  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认为,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将面临严峻考验,但如果政府决心重视经济发展质量,那么这一阶段将是不可避免并需要积极面对的。  很多人对今明两年的经济情况不是很乐观,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陈志武:从现在的趋势来看,第三季度方方面面的经济指标会比第二季度更糟糕,看起来这种情况很难避免。第四季度也会是这样。到明年第一季度甚至明年上半年,是最关键的一段时期。如果中国政府的决心是继续重视发展质量,那么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将面临非常关键的考验期。  对“克强经济学”,您有什么看法?  陈志武:我觉得蛮好的。如果克强经济学指的是强调发展质量,而不是强调发展数量,要强调盘活存量,而不是不断的去增加那些呆坏帐,和坏的发展的增量的话,我觉得“克强经济学”当然是很好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我希望“克强经济学”并不包含自上而下通过城镇化发展而刺激经济的这些内涵,因为我讲的那个是城镇化,世界各个国家的城市化、城镇化的发展,是经济其他的方方面面发展的一个结果,而不是经济发展的起因。  您认为克强总理提出的改革红利,能不能给我们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陈志武:这个可能要问他和他的班子可能更清楚。改革的红利当然很显然的,因为人类社会特别是发展到今天中国这个阶段的时候,简单的走老路子是很难走下去的,不改革的话,就没有真正的新的增长,也没有真正的新的红利。所以要为了增加实质性的增长,就必须得要通过改革来获得。就好像人类社会总体上都是通过创新来促进发展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改革和创新有类似的含义。  现在国外很多舆论唱空中国经济。他们观察中国经济的视角和我们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陈志武:如果说最大的差异,可能在中国国内的话,身在其中,很容易被一些表面繁荣弄得迷迷糊糊,不容易看到真正的一些结构性问题,以及由人的本性决定的那些行为偏差可能带来的风险。而在美国、香港,包括欧洲以及其他的国家,可以看得更清晰一些。因为这些人虽然和中国没有直接关系,但观察者们对于人类社会的历史,各个国家在不同时期经历的这些方面,了解的更多一些,更客观一些。  中国人喜欢说的一句话:中国不一样。之前有过一本书《这一次不一样》(《This Time Is Different: 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这一次不一样:八个世纪的荒唐金融决策)》),反映了社会上各个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首都,当他们经历泡沫,经历经济非理性繁荣的时候,都曾经有过类似于“我们跟别人不一样,我们这次跟别人不同,我们这个国家也跟其他的社会也不同”的想法,但每次都是最后才发现,所有这些事情,其实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唱空不唱空,这个不应该看成是一个情绪化的问题,而是应该需要理性地看待不同人的不同判断。其实唱多的也未必总是好的。对中国社会来说,让我们更能够清醒的,恰恰是那些不一样的声音,是那些唱空的声音。因为关键不在于说他们是在唱空,还是唱多,具体是买还是卖中国的股票或者债券,都需要看他背后唱空的理由是什么,原因是什么?把这些东西搞清楚,看看他们找出来这些原因,也许本身就是对中国社会的一种贡献,因为可以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平时不冷静的时候,不能想到的一些视角或者一些问题。所以我觉得,对于那些唱空中国经济的论调,我们应当更积极、更正面的看待。

给中国经济植入“悲催基因”者当遭棒喝  7月29日,美国彭博新闻社播发了一篇《中国势必遭遇摩天大楼魔咒》的评论,称“希望阻止一场中国‘崩盘’的审计员们正在忙着详查中国地方政府负债累累的账簿,经济学家们则在全神贯注地检视着数据、债券息差法、电表和证券股价”,该文暗示中国“正在滑入一场危机的深渊”,中国政府被产能过剩、投资失控以及过度依赖出口等问题搞得焦头烂额。  而在7月28日,《纽约时报》刊发哈佛大学教授理查德·罗斯克兰斯的《想要统治世界吗?要紧的是规模》一文,盛赞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关于构建“美欧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的计划,认为通过这个“最大的替代舞台”与正在崛起的东方国家竞争,是最好的办法。该文继而预言,西方重新巩固阵脚,必将把中国等新兴国家“带进”西方。  笔者把这两篇文章放在一起对比,是想说明,在全球经济大转型时代,外界高度关注中国怎么做、何处去。不仅如此,西方精英团队继续其“在战略上强大自己,在技术上唱空中国”的路线。早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精英团队就对中国经济忽而“抹黑”忽而“捧杀”。是骂还是捧,最终取决于西方国家自身的需要。透过第二篇文章,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重新巩固阵脚的愿望多么强烈。  长期以来,唱空、做空中国经济的力量主要从外部使劲儿;现在出现一种新的动向,外部想方设法给中国内部植入“悲催基因”,让内部“自主做空”,还要默默承受这种后果。  这并非耸人听闻:6月末,经济增长速度触及决策层既定目标的下限,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滑落至2003年以来新低,工业增速也与2009年上半年接近。在这种时候,有人却高调主张休克疗法、硬着陆;还有人拿出“捧杀”手段,把中央有关调结构的政策片面解读为不再扩大投资,强力收紧货币,即使股市低迷也无需提振,而应“去泡沫化”。按照这种主张,中国要转型,就必须经历、默默忍受一个“悲催时期”。  中国经济真的必须经过一个“悲催时期”吗?我们过去五年乃至十年采取的政策路线真的要彻底颠覆,不需要连续了吗?我们过去十年乃至三十多年真的都白干了吗?显然不是!第一,中国经济体量显著增大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为结构调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第二,中国经济仍然有诸多可持续的增长点,国内市场开发的空间巨大;只要政策得当,中国经济的增速与其他经济体比仍将十分可观。第三,搞结构调整不能一味的调低速度,解决众多问题需要保持一定的速度。我们说主动降低速度,针对的是过热的增长;如果速度低到一定程度,则要采取提振措施。  事实证明了,美国和欧洲也都不能在经济下滑时期进行所谓的结构调整:美国连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抵御经济下滑,推迟社保改革反遭追捧;欧洲大搞结构调整招致更严重衰退,经济和社会风险加大。所以,无论任何一个经济体,没有适当的经济增速都不可能搞成什么结构调整。  就我国来讲,当然应当抓住时机多做一些转型方面的事;但同时,转型不可能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完成,而是一个统筹施策、内外兼顾、快慢相宜的过程。在转型过程中,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都要调整,都要与资源禀赋、科技水平、就业情况、环保质量、社会福利等的实际相吻合。四万亿元投资产生的结果要通过合适的政策加以调整,要有路线图,不能搞“断电维修”和“休克疗法”。把长期风险管理骤然化为短期风险释放,必然引发混乱,结构调整也不可能实施。  为什么中央提出“底线思维”?就是针对“悲催经济学”的错误论调的。当今中国的改革,不是需要一张“苦”脸,一腔“苦”话,一套“苦”政策。当今中国的改革,需要一张热情自信的脸,需要一套积极、稳健、进取的政策。  李克强总理在7月9日、12日、16日连续发表讲话,表明经济运行要保上限、下限,“避免大起大落”,强调“把握好、运用好宏观经济政策,保持政策和发展的连续性稳定性,使市场主体有稳定的预期”。这实际上否定了一些学者所谓的“不出台刺激措施”的揣测,否定了他们提出的“悲催经济学”。7月30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表示,“坚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稳定性,提高针对性、协调性,根据经济形势变化,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和微调,稳中有为”。这一表述又一次回应了公众的关切,也颇为鼓舞人心。  试想,如果不保持政策和发展的连续性、稳定性,不管理好市场主体的预期,哪项改革能够得到人们的支持?所以,稳中求进、稳中有为、稳中改革,应是我们的选择。我们既要扭住长期“转型升级”不放,也要兼顾经济即期增长。按照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总部署,统筹施策,精准发球,持续发力,下半年的增长动力已经开始逐步释放。  笔者认为,所谓“悲催基因”,就是把内外因素统统格式化为负能量的基因。植入悲催基因的现实效果是,自我认知能力显著降低。我国经济已经具有较大规模,增长的后劲充足,调整的空间具备。我们无需悲催,更应把悲催基因挡在门外。对千方百计给中国经济植入悲催基因的人,应当给予当头棒喝!(证券日报)

开局之年“下半场” 中国经济追求“稳”和“活”  中国经济进入新一届政府开局之年“下半场”,中共最高领导层为上半年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定调。分析人士认为,“稳”和“活”将成为经济调控的关键词。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的会议认为,上半年主要经济指标处于年度预期目标的合理区间。会议指出,下半年经济工作要“坚持稳中求进,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稳定性,提高针对性、协调性,根据经济形势变化,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和微调,稳中有为”。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认为,除非发生大的外部冲击和内部突发事件,宏观经济出现大幅波动的可能性不大。  “在这个情况下,宏观经济政策需以稳定为主,微调为辅,在稳定中推进改革,在改革中释放市场活力。”他说。  中国经济上半年同比增长7.6%,仅稍稍高于全年经济增长目标7.5%,并面临近年少有的复杂局面:外部环境严峻,内部动力偏弱,部分工业产能过剩,财政金融风险累积。  在这一形势下,新一届领导人提出“底线思维”,既不能让经济滑出“下限”,又不能在结构调整和推进改革上止步不前。专家指出,这意味着下半年的经济政策将以“稳”和“活”为特点。  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认为,要“坚持统筹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努力实现三者有机统一”。  “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既有利于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更重要的是可以为改革创造稳定的环境,避免市场主体预期的大幅波动。”匡贤明说。  受访专家认为,“稳”意味着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活”则指向预调和微调,保证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调结构和促改革同步推进。  匡贤明说,如果GDP增速跌破7.5%,但仍在7%以上,则可适度调整财政政策,比如加大棚户区改造进程,加大社会福利体系建设力度等。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说,上述政治局会议提到要提高宏观政策“针对性、协调性”和“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和微调”,意指将根据经济增长状况的变化采取相应措施。  “如果增长继续往下走突破7.5%的话,政策的力度就会相应加大,但是这个政策将会兼顾稳增长、调结构和促改革这三个方面。”他告诉记者。  连平注意到,此次政治局会议提出“保持合理投资增长”和“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对此,他的解读是,决策者对投资的态度“并不是一概不搞”,下半年房地产增速也不可能出现急剧回落。  中国经济转型的目标是从过度依赖投资转变为更加依赖消费和创新,但投资过快下滑将危及“稳增长”。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20.1%,比上年同期回落0.3个百分点,而房地产投资占其比重约五分之一。  受政治局会议表态鼓舞,房地产股31日早盘应声大涨。  海通证券副总裁李迅雷表示,银行贷款相当一部分投向房地产,且目前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备受关注,而这些债务很多以土地和房地产为抵押,如果此时房价大幅下跌可能引爆金融危机,房价平稳则有利于稳增长。  但他认为,中央对房地产调控的态度与之前仍然“基本一致”,还是抑制房价过快上涨。  在匡贤明看来,政治局会议表明对楼市调控将淡化信贷、土地、限购等微观政策调整,而更加注重体制机制改革,“未来几年房地产领域的改革将会得到重视”。  鉴于投资增速可能保持平稳较快增长,以及政府可能出台措施推动居民消费升级,连平预计下半年经济会有所下行,但整体形势还是会比较平稳。  “可能三季度、四季度跌到7.5%以下,但是全年可能7.5%左右。”他说。  匡贤明认为,下半年宏观调控的主线仍然是转型和改革。“下半年改革仍处于比较好的时间窗口。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出台改革的总体方案,这将奠定未来5至10年发展的重要基础。”(新华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